<code id="dvfws"><em id="dvfws"><track id="dvfws"></track></em></code>

    <th id="dvfws"><address id="dvfws"><span id="dvfws"></span></address></th>
  1. 
    
    1. <code id="dvfws"></code>
    2. <big id="dvfws"><nobr id="dvfws"></nobr></big>

      您正在使用的瀏覽器為。
      為更好地獲取您所在位置的相關信息,我們建議您使用以下版本: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玫瑰金腕表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系列
      追尋超薄極限

      Georges-Edouard Piaget與PIAGET伯爵傳奇

      第一章:創始

      PIAGET伯爵超薄機芯的起源,與品牌在仙子坡(C?te-aux-Fées)誕生的歷史密不可分。Georges-Edouard Piaget及其后人從這個樸素而與世隔絕的村莊,開辟出了屬于他們自己的道路。
      是什么激勵著他們不斷追求超薄極限?我們該如何解釋,PIAGET伯爵自1957年推出9P機芯以來,在超薄制表領域屢創紀錄的傳奇?

      PIAGET伯爵家族的生活環境被強有力的大自然環繞,因此將追求卓越奉為價值觀,提出著名的格言:“永遠比要求的做得更好”(Always do better than necessary)。

      研發超薄腕表是一項不尋常的技術挑戰,是需要嚴謹細致與團結一致的壯舉,而這正是這個新教家庭的特點。超薄工藝亦通往創作自由,表盤上得以開辟寬闊的表達空間。 

      制表歷史:PIAGET伯爵表廠
      PIAGET伯爵制表與高級腕表工藝

      PIAGET伯爵在延續精準品質的基礎上,增添全新美學維度。以優雅著稱的PIAGET品牌,把對精致美感的探索推向極致。

      它通過“減法”,摒棄冗繁,令制表領域呈現新穎面貌。

      正因如此,PIAGET伯爵連續推出愈發纖薄、兼具復雜功能和超薄結構的機芯。對于PIAGET伯爵而言,這些技術饗宴堪稱字面意義上的“記錄”——證明或記錄特殊事件的書面文件。他們表現出大膽推動制表歷史的強烈愿望。

      制作僅2.3毫米厚的自動機芯,看似不切實際。仙子坡的整個研發團隊書寫了制表史上最輝煌的篇章之一,足以引以為傲(……)

      《日內瓦日報》(Journal de Genève) ,1960年4月27日

      第二章

      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

      勢不可擋的超薄工藝

      "沒有任何事是偶然的。 在Timothée Piaget的領導下,家族前人一手創辦的獨立工坊發展成為現代公司。這座擁有月牙形凸窗的寬敞表廠被稱為“fabrique”(工廠),呼應PIAGET伯爵突破傳統的精神。"

      1913年,品牌開始出現在腕表供應商的目錄中,成為供應超薄部件的專家。

      超薄制表成為PIAGET伯爵所偏愛的領域,后又發展成整個家族為之創新探索的廣闊領域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男士腕表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男士白金腕表

      PIAGET伯爵9P機芯 - PIAGET伯爵12P機芯


      PIAGET伯爵于1957年推出9P機芯,開創行業先河。

      這款機芯厚度僅為2毫米,使高級超薄腕表外觀更加精致。它還令寬闊表盤成為可能。在當時,沒有放大鏡幾乎無法讀取時間。


      充滿傳奇色彩的9P機芯對女士超薄腕表的發展起到決定性作用。三年后,PIAGET伯爵為男士推出了厚度為2.3毫米的自動上鏈表款,巧妙地將24K金微型擺陀偏心系統融入機芯之中。這款擁有多項專利的12P機芯一經推出,便引起轟動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金質懷表

      數量繁多的機芯與接連創下的超薄紀錄,彰顯PIAGET伯爵勇于創新的地位。PIAGET伯爵在致力于開創解決方案的同時,還將超薄制表視為一種全新的美學風格。

      更加寬闊的表盤,為藝術創作提供了如此豐富的可能性!

      第三章

      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表盤

      創意涌動

      纖薄設計為表盤增加潛在的創作空間,令它成為啟迪靈感的空白頁。PIAGET伯爵自此開始探索超薄工藝的兩個不同的風格趨向:一方面是純凈簡約的風格,另一方面則精于裝飾,炫彩斑斕。這種大膽而自由的創作方式,催生出接連不斷的杰作!

      PIAGET伯爵的色彩藝術非同一般。在精致細膩的高級腕表中,唯一的張揚設計便體現在表盤的明快色彩中。

      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高級腕表

      PIAGET伯爵的制表理念,與藝術、建筑、設計,乃至高級定制時裝遙相呼應。從20世紀60、70年代起,PIAGET伯爵大膽運用令人驚嘆的圖案裝飾:一方面是渾然協調的同色搭配,如青金石與綠松石;另一方面則是出乎意料的鮮明對比,如縞瑪瑙與珊瑚。 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高級金質腕表

      我帶著對寶石與色彩的熱愛從美國返回。當時,我們已開始運用裝飾寶石點綴大部分腕表作品。通過精確至十分之一毫米的連續拋光工藝,我們將表盤變得纖薄精致,并裝飾可謂地質奇跡的臻美寶石。

      伊夫·G·伯爵

      第四章

      ALTIPLANO高原景色與超薄美學風格

      超薄典范

      1976年是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。石英材質在精確度方面實現重大進步,然而電子機芯體積很大。

      PIAGET伯爵攻克全新挑戰,推出厚度僅為3.1毫米的7P機芯,它是當時全球最纖薄的石英機芯之一。不久之后,品牌又推出厚度僅為2毫米的4P自動上鏈機械機芯,專為小巧的高級女士腕表設計。

      PIAGET伯爵彰顯活力,開創出超薄制表的完整技藝與美學世界。然而品牌需要為它賦予一個能夠引起共鳴的名字。

      1998年,PIAGET伯爵推出厚2.1毫米的430P機芯,取代著名的9P機芯,實現更出色的性能:更高的振頻、更持久的動力儲備和抗沖擊能力。這些時計被命名為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,代表品牌作品目錄中的“PIAGET伯爵超薄系列”。 

      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

      “Altiplano”是橫跨四個南美國家的廣闊平原,平均海拔3650米,其地形猶如綿綿無盡的地平線一般平坦。這一自然絕景,與超薄腕表系列同樣純粹,將不凡精致升華為至臻優雅。 

      高級超薄腕表的故事?

      超越紀錄

      巴爾扎克曾寫道:“不斷自我超越的精致,或許是最大的優點”。精致的確是PIAGET伯爵的特點之一,而超薄美學亦是品牌個性中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    PIAGET伯爵超薄機芯層出不窮,帶來更出眾的動力儲存、更多實用功能和精巧結構。ALTIPLANO至臻超薄900P腕表應運而生,其表殼與機芯合而為一。

      第五章

      PIAGET伯爵超薄腕表與機械機芯

      1200P機芯創下雙重紀錄

      它既是PIAGET伯爵創新理念的合理延續,亦是致敬之作。在傳奇12P機芯,即當時全球最纖薄的自動上鏈機械機芯之一誕生五十年后,PIAGET伯爵推出它當之無愧的接班人——1200P機芯。

      它不僅名稱中多了兩個“0”,更創下兩項全新紀錄。2010年上市之時,它憑借2.35毫米的厚度,成為當時全球最纖薄的自動上鏈機芯之一。特別是在首次亮相時,這款機芯配備43毫米表殼,總厚度僅為5.25毫米,成為當年同類型腕表中最纖薄的一款作品,創下第二項紀錄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白金腕表

      1200P機芯打破微型機械的技術局限。其齒輪厚度僅為0.12毫米,而不是傳統的0.2毫米——幾乎與人的發絲一樣纖細(0.08毫米)。它的各個部件亦極為纖薄,同時保持可靠品質與卓越性能。

      PIAGET伯爵高級白金腕表

      制作1200P機芯,需要高超過人的技藝。制表師從12P機芯汲取靈感,通常由自動部件占據的空間,改由鉑金偏心擺陀環繞,在保持輕巧和慣性特點的同時,提供出色的上鏈性能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鉆石腕表

      超凡機芯,造就超凡腕表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43毫米周年紀念版腕表,搭配手工雕刻表盤和獨特的平面水晶鏡面,凸顯表殼纖薄美感。

      第六章

      男士玫瑰金鏤空腕表

      天作之合——鏤空與超薄工藝

      化繁為簡的風格,其實最難實現。它可體現為超薄機芯,或最大程度鏤空的機芯。而PIAGET伯爵將這兩大工藝相融合,彰顯對技術挑戰的強烈意愿。

      鏤空的原則在于去除機芯材質,盡可能地令其顯露在外,同時呈現純粹和諧之美。在超薄機芯中,工藝的關鍵在于達到平衡。使用微型金屬鋸進行操作時,機芯部件極易變形。當鏤空部分變多,工藝就變得格外精細復雜。制表師必須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案,確保部件剛硬美觀,尤其需要呈現令人嘆為觀止的通透效果。

      1976年,PIAGET伯爵為9P機芯推出鏤空款式,彰顯精湛工藝。

      在21世紀10年代,顯露于外的機芯逐漸成為PIAGET伯爵的標志性風格。品牌不斷挑戰工藝極限,令人忘記種種客觀限制,見證非同一般的制表杰作誕生。838P機芯和1200P機芯亦接連推出鏤空款式。

      Loading

      PIAGET伯爵將珍愛的璀璨寶石與鉆石,點綴于838D和1200D等鏤空機芯之上,開創行業先河。為了鑲嵌寶石,機芯主夾板由18K金打造。精巧復雜的機芯,幻化為臻美動人的蕾絲珠寶。

      第七章

      超薄金質腕表工藝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38毫米900P腕表:融合藝術

      PIAGET伯爵對超薄制表的探索,離不開獨辟蹊徑的膽識。品牌憑借卓越工藝,走出不尋常之路,找到獨特而大膽的解決方案。

      2014年,PIAGET伯爵慶祝創始140周年紀念,以及歷年來開創的諸多超薄紀錄。如今,PIAGET伯爵由兩大表廠組成。在超薄腕表誕生的傳統仙子坡表廠,構造師、倒角潤飾工匠和制表師攜手探索超薄工藝的無盡可能性。位于日內瓦附近的Plan-les-Ouates表廠則設立杰出工作坊(Ateliers de l’Extraordinaire),令金藝、高級珠寶和表殼制作的工匠專家匯聚一處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

      2014年,ALTIPLANO ULTIMATE至臻超薄手動上鏈腕表及其900P機芯將兩大表廠的精湛工藝相結合,開創技術壯舉,實現復雜機械與腕表外觀的融合。三年期間,兩個團隊在設計、制作和鑲嵌等各個環節攜手共進,令這一技術奇跡成為現實。這款腕表采用渾然合一的整體設計,開創3.65毫米的纖薄紀錄。

      Loading

      其部件尺寸精確到百分之一毫米,然而它的真正奧秘在于表殼本身,表背亦是機芯的主夾板。這種設計形成獨特的倒置結構,表橋從表盤一側顯露無余。ALTIPLANO至臻超薄38毫米900P腕表的獨特美學,同樣體現于華美動人的寶石表款中。

      這款作品憑借PIAGET伯爵自1874年創始以來的寶貴經驗,為日后的時計杰作奠定堅實基礎。 

      邁克爾·B·喬丹(Michael B Jordan)佩戴PIAGET伯爵白金超薄腕表

      第八章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白金腕表

      突破極限的<Br> 2毫米

      面對已取得的技術成就,制表師該如何在確保腕表可靠品質的同時,繼續削減厚度? 然而,PIAGET伯爵推出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至臻超薄概念腕表,為其長長的紀錄清單再添傲人成績,成為全球最纖薄的手動上鏈腕表之一。

      品牌從融合表殼與機芯的設計理念出發,深入研究新的解決方案。這一次,PIAGET伯爵選擇運用一種以高剛性鈷為基礎的全新高科技合金。

      為削減數十分之一毫米厚度,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至臻超薄概念腕表運用諸多創新技術,其中五項已申請專利。機芯所有部件均安裝于框架上,還有部分零件設于滾珠軸承。平衡擺輪和游絲顛倒位置,后者與筒夾相連。腕表未設動力校正系統,而采用可調整的螺母。所謂“伸縮式表冠”嵌入表殼,與齒輪齊平的夾板上設蝸桿傳動裝置,令所有部件都保持在同一軸線上并縮減厚度。這款高級腕表的水晶表鏡亦經過重新設計,厚度僅為0.2毫米,以確保3巴的防水性能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男士白金腕表
      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表殼

      事實說明一切。ALTIPLANO ULTIMATE CONCEPT至臻超薄概念腕表的厚度僅為2.0毫米,直徑41毫米,堪稱重塑制表理念。2018年,它成為全球最纖薄的18K金超薄手動上鏈機械腕表之一。

      全球最纖薄高級腕表之一——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

      第九章

      男士超薄玫瑰金腕表

      超薄時計的豐富面貌

      超薄制表是離不開創新與技術的領域。它為宛如第二層肌膚的腕表,設定全新優雅美學標準。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的表盤凸顯簡約精致風格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氣質百搭。無論是簡約大膽,或鑲嵌裝飾寶石,超薄時計經過精確至十分之一毫米的連續拋光,纖薄細膩。20世紀60年代,當市面上腕表僅采用銀色或黑色表盤時,PIAGET伯爵利用超薄工藝,打造彩色硬質寶石表盤。天然不透明紅寶石、青金石和綠松石的明亮色調,散發出自然魅力。點綴暗夜藍漆藝的ALTIPLANO至臻超薄高級腕表便是貼切范例。

      白金鉆石陀飛輪超薄腕表

      除了超薄工藝的獨特魔力,陀飛輪進一步為腕表增添迷人魅力。PIAGET伯爵的標志性不對稱設計,搭配象征無限的數字“8”造型和專利動力重定向系統。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高級腕表,可謂非同一般的配飾臻品。 

      PIAGET伯爵陀飛輪超薄腕表機芯
      玫瑰金鉆石陀飛輪腕表

      20世紀60年代,當法美兩國聯合制作的影片《巴黎在燃燒嗎?》(Is Paris Burning?) 上映時,觀眾為當時最受歡迎的法國男演員之一阿蘭·德龍(Alain Delon)深深著迷。他集萬眾矚目于一身。他的手腕上就佩戴著一枚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。如今,這款腕表已成為諸多影壇翹楚的心頭之選,包括來自中國的胡歌,法國的阿蘭·德龍和美國的邁克爾·B·喬丹。 

      胡歌、阿蘭·德龍和邁克爾·B·喬丹佩戴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腕表
      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琺瑯表盤腕表

      當藝術工藝邂逅PIAGET伯爵

      享譽盛名的手工藝成為矚目焦點,與PIAGET伯爵制表工藝和諧相融。羽毛、珍木和皮革鑲嵌工藝,玫瑰金雕刻和掐絲琺瑯工藝,以精巧的對比效果,與PIAGET伯爵美學形成碰撞。

      第十章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女士腕表

      超薄制表與高級珠寶的融合

      1957年,PIAGET伯爵推出9P機芯,顛覆傳統制表美學。品牌將裝飾寶石與珍貴寶石巧妙搭配,打破等級界限,為腕表注入繽紛色彩。

      PIAGET伯爵的愉悅活力,令其在一眾品牌中脫穎而出。其極具辨識性的設計,延伸至珠寶腕表中。從美輪美奐的時計上讀取時間,成為一種令人心醉的享受。杰出工作坊(Ateliers de l’Extraordinaire)悉心打造的時計珠寶,輕撫肌膚。

      PIAGET ALTIPLANO至臻超薄鉆石腕表

      每一次,新的故事徐徐展開,升華為承載我們熱情的作品。這一擁有獨特靈魂的物件,值得縈繞心頭,世代相傳。

      PIAGET表廠前專業制表師Gérard Lerouxel

      然而PIAGET伯爵的寶石鑲嵌工藝,不僅僅停留于表殼和表盤。品牌甚至將它用以點綴精巧機芯!PIAGET伯爵寶石鑲嵌工匠在部分超薄機芯上鑲嵌鉆石,機芯主機板和一些部件均由金質打造。由于材質十分纖薄,留給寶石鑲嵌和固定的空間少之又少。這種平衡的藝術在ALTIPLANO ULTIMATE鉆石手動上鏈超薄腕表及其900P手動上鏈機芯上體現得淋漓盡致,其珠寶表款的鉆石總重達4.71克拉。

      PIAGET POSSESSION時來運轉女士白金鉆石珠寶腕表
      女士白金鉆石超薄腕表

      304顆美鉆呈現細膩切工,表圈鑲嵌方形切割鉆石,表耳和表殼中部則鑲嵌明亮式切割鉆石。在表盤上,時標由一圈33顆方形切割鉆石組成。PIAGET伯爵始終注重細節,表橋和齒輪螺釘上均鑲嵌寶石。

      它擁有5.65毫米的迷人輪廓,成為全球最纖薄的高級珠寶腕表之一。

      ALTIPLANO至臻超薄高級腕表
     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_av精品手机在线_av精品在线